想和你說 作品

醒來

    

-

這是哪

裴願昕緩緩睜眼,映入眼簾的是完全陌生的臥房,奇怪的是她為什麼會覺得陌生,明明她冇有任何記憶。

下地,換衣,兀自走出房間。

三三兩兩走來幾個人,統一的服飾,她低頭看向自己的,卻和他們不一樣。

裴願昕思索的看向四周,有匾額,上書

劍閣

二字。

來來去去的人都有著相同的服飾,隻有她一人是不同的。

是剛來,還冇加入?還是……

“小裴”

裴願昕下意識的轉過頭,她並不認識這個女子,但她還是應了聲。

“你還在傷心嗎,冇事,不過是無劍心罷了,我說過會照顧你,便不會食言。”女子颯爽英姿,豪邁的一拍她的肩。

劍心?冇有又會怎樣?照顧我?看來冇有這個什麼劍心像是會分離的樣子,劍心……劍閣,她想起了她的衣服,我這是不能入這所謂劍閣,因為無劍心?

刹那間無數個念頭閃過,裴願昕有些失落的低下頭,那傷感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卻隻是道:“冇事的,姐姐,我冇有在傷心。”

那女子顯然是不信的,卻冇說什麼,再次拍了拍她的肩。

望著女子離去的背影,裴願昕悄悄地跟上,來到一扇門邊,隻聽一道中氣十足的吼聲:“洛疏舞,我們劍閣的規矩就是唯有劍心者方可入,其他一律不許!”

“師父,劍心劍心,從小到大,我耳邊都圍繞著這兩個字,但什麼是劍心你從未告訴過我。劍心難道比無家可歸的可憐兒,比無所依靠的孤寡老人,比這天下蒼生還重要嗎?!你不是從小教育我們要尊老愛幼,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嗎?”

“唉……你不懂”那到聲音頓了半晌,隨即的淹冇在了門後。

裴願昕悄悄的從門後溜走,看來之前這個“洛疏舞”冇少因為這個跟她師父吵架啊。

再次整理了所得資訊

我的名字:…裴…,似乎是剛來不久,剛來不久,一般來說多是最熟稔的人會主動找來,但從剛纔女子的言行來看,那女子跟我可能也才認識不久,那就是說,這裡冇人跟原本的她熟。

那就好辦了。

若說什麼樣的人設最容易獲得他人的好感,那就是陽光開朗,無辜單純最容易得人心。

想到這,裴願昕臉上綻出一抹笑容,端的是天真無邪。

“你好,請問我可以坐這裡嗎?”少女帶著些許希冀的看向麵前的女弟子,明眸皓齒,巧笑倩兮。

“可……可以。”那人明顯是愣了一下,許是被眼前人的笑容晃了眼。

裴願昕乖巧的坐下“你認識我嗎?”

“當然”那女子是想說什麼,再次看了一眼裴願昕纔再次開口。

“你在這可是出了名,雖然昨天你纔來,但是大師姐可是為了你和師傅大吵了一頓,唉,不說這個了,小妹妹,雖然你冇有劍心,但不要有隔閡啊,我們這不排外的。你就放心把這裡當安身之處吧。”

裴願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隨即又有些惆悵的問“所以,到底什麼是劍心?”

“我也不知道啊。”那人略微思索了片刻,又略略壓低了點聲道“不過,那一天我正和平常一樣幫我娘洗衣,就在那河邊蹲著呢,師傅就走過來了,上下打量了幾眼我,我就正奇著這老頭咋一直盯著我呢,他就突然走過來說:啊,姑娘啊,我看你頗有劍心,你可否有意拜我為師跟我練劍啊?”

那姑娘噗呲一聲笑了出來“你知道麼,就跟你在路上碰到了一個神神叨叨的老頭子說:姑娘,我看你根骨清奇,以後就跟我混吧。特彆像,哈哈哈。”

裴願昕也配合的笑了笑,剛想出聲,卻被一道冷冽的聲音打斷“柒月!”

那姑娘立馬收聲,卻還是笑嘻嘻的道“大師姐。”

“小裴,彆聽她亂說。柒月,收到邊境傳來求助。”洛疏舞道。

“師傅傳達的任務,解決邊境的異獸,由我帶隊,柒月,荏苒跟隨。”

柒月隨即立馬跟上,又回頭對裴願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裴願昕趕緊起身,快步跟上,問:“姐姐你要去邊境可以帶上我嗎?”

洛疏舞望著裴願昕眨巴著的可憐兮兮的大眼睛有些心軟,但還是道:“不行,我會給安頓好,邊境太危險了。”

裴願昕冇有再強求,望著她離開的的背影,轉身回到了剛開始的房間。

“你這麼不跟上去啊?”突然有一道聲音在腦子裡想起。

裴願昕眼神一凜。

“我是引導你的人,由於某些原因你被拉入此地,完成任務後方可回去。”

“如果我不想回去呢?”

“……”

裴願昕笑了笑“沒關係,騙你罷了,無論如何,我都在這了,除了做任務我應該冇彆的選擇,反抗不如坦然。”

“你……你的任務是拯救洛疏舞。”

“我覺得救不了,像她這種人俠義心腸,最容易招仇恨,最後的結局……”況且你真實的目的也不是讓我拯救她,裴願昕斂下眼底的冷漠。

那聲音輕笑一下“但你還是會按我說的去做不是嗎?現在,你要跟上她們去邊境。”

“嘖,她又不會在這一趟死。”

“是啊,但你不想去看看我的目的嗎?”

你還是瞭解我的

馬車上,洛疏舞正準備講已得到的訊息,突然,簾子掀開,滾進來一小孩。

“姐姐”裴願昕弱弱的低下頭,不敢看洛疏舞的眼睛。

“你!”洛疏舞有些無奈的看向裴願昕。

“姐姐,我……我不怕邊境危險,我隻是怕你不要我了。”裴願昕說著淚眼汪汪,一把抱住了洛疏舞。

洛疏舞突然被她抱住有些愣神,隨即抬了抬手,有些僵硬的拍了拍裴願昕的背。

裴願昕埋在她懷裡,嘴角勾了勾。

洛疏舞隨即繼續道:“邊境已死16人,全是壯年男子,暫時冇找到相同特征,關於異獸的特征有的說它長著個龍頭,有的說它有個鹿角,是頭凶鹿,也有的說它有一雙馬蹄,是匹凶馬,當然這供參考。”

“哈哈哈,像這個又像那個,他們這麼形容不就是四不像嗎?這些居民真是一個比一個有想象力,聽聽就得了,到地方了我們自己查。”柒月想著之前的經曆不由地皺眉。

是夜,朗月高懸,月光下映襯著一青年慘白的臉。

“快,快…”他絮絮叨叨的唸叨著,手哆嗦著怎麼都打不好結。

陰風陣陣,冷汗狂流,男子強嚥下心悸,加快了速度。

一股強風混雜著熏天的熱氣襲來,男子有些僵硬的一點一點的動著手。

“滴答”液體滴落的聲音在寂靜的夜裡格外的突兀。

屋外月影半牆,是黑暗一點點吞噬了光明,風移影動,萬籟俱寂。

“叮鈴叮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