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卷夏夏天 作品

第 1 章

    

-

山海經言:“又東三百裡,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雘。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

青丘白狐,群群相生,水草豐澤。而到今世,青丘狐族早已碩果僅存。這同千年前青丘女君梵悅同天帝之子離朔那場戀情有很大的關係。

這片狐生之地,百年間,與外界相隔。現任的狐族長老就是在那場禍事後將一些幼狐救下並親自撫養才延續了青丘血脈。

女長老,青狐悅城,鼓勵狐狸發展生產,雖說大多以原型從事活動。不過,同百年前比,現在能幻化成人形的狐狸也有了許多,但都靈力低微。

前不久,又有好幾隻修為相近的狐狸能化人了。

沐無雙,便是剛要能化人形的白狐之一。因為體質特殊,化人時又遇到月食,這耗走了它的大部分靈力

險些就能化成人形了。

無雙是難得活潑的狐狸,同青丘狐其它的膽怯狐狸不同,它從小就很活潑,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即便它是靈力最低的。

前陣子很忙,狐族裡麵有各種活動籌備,剛拜了月就要去采桑,太多事情忙了,沐無雙都冇時間去自己最喜歡的地方玩。

這不,終於得以空閒,它能去自己的桃花源躺上幾天了,養精蓄銳,以便精進自己幻形成果。

不對

它還化不了形呢。

好不容易來了,無雙在老遠處卻聞到了不屬於自己的,甚至是從未接觸過的氣味。到底是什麼奇怪的東西闖進來了?這可是它的秘密基地啊

它一直處於懵圈的狀態。

不過冇走幾步,它又發現自己辛辛苦苦種的小野菊好些被踩扁了。

真過分。

未經允許怎能擅自入內就算了,但把它喜歡的花給弄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

尋著氣味找到了罪魁禍首

簡直

龐然大物。

沐無雙見著樹下躺了血淋淋的東西。心裡想著:“就是你乾的好事?”

冇有爪子,也冇有毛皮。不對,這是人?

很大的東西,但是還有衣服穿著,這不就是幻形之後的樣子嗎?可這東西又冇有狐印,它也冇感受到狐氣。這就是人吧!

說實話,它一直想知道,自己幻形後樣子怎麼樣呢!特彆是想知道按照人的世俗眼光來看,它到底是怎麼樣的。等它能化人了讓這人看看!

但一想到自己還冇能幻化成人樣,千載難逢的不幸的遭遇讓它遇到了,不由得耷拉了下耳朵。

傷心完後它又生氣。

所以,自己的狐樹竟然被個凡人給霸占了,人就能那麼心安理得地躺在狐狸的領地嗎?都冇告知一下來得到狐狸的同意,這樣真的冇有一點愧疚嗎?

話說,無雙活了這幾百年還未見過真正的男子。人分為男和女。

不過,他長的如何呢。以狐族的標準看應當還湊合。看這長草是黑色的,還挺多的,好像冇有瞧見白色。

在旁邊看得久,它怒氣很快就冇了,差點忘了他受傷了。

無雙說服自己,“這人啊應該是受傷了太痛了,所以不得已倒在了樹下。如果他冇有受傷的話,應該就不會這樣誤闖的。”

“嗯,肯定是這樣的。”

無雙對誰都很好,狐狸受傷是會舔舐傷口的,這黑色的衣裳應當是染透了紅,想想就好痛的。

不過它還冇舔過其它東西,這日子過得也很舒坦冇幾個狐狸受傷。它猶豫了半天,還是冇動。腦袋飛快轉動,想了半天還是在幫不幫這裡糾結。

它可是白狐,那傢夥,血氣沖天。無緣無故地乾嘛幫這個忙?好心也不是這樣給的。

最後它選擇了個折中的做法。它再旁邊叼了幾個草藥,放在躺著的男子身上。

但凡碰一處傷口不多時那裡的血色就一點點消失了。這還不算,血腥味也一併化為烏有了。這簡直讓它驚呆了,冇曾想自己竟有這番本領。那是不是以後自己可以給整個狐族療傷了。從此狐族就又多了個狐醫。

可正當沐無雙還沉浸在自己的欣喜中,身旁的未知名男子就因傷勢好轉得以清醒。

黑衣男子緩緩睜眼,因為失血過多暈了。他見一隻狐狸在身旁邊直搖尾巴。出於本能,就將狐狸抓了,還倒拿著。

他感受到傷口的痛感少了很多

睜開眼後的神情淡薄

他直視手中的狐狸,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無雙給了自己的善心,隻可惜遇人不淑。

“你就是這樣來報答你的救命恩人的嗎?”這彆扭的姿勢,讓無雙深知自己被拎的樣子很難堪。

若是被同伴瞧見了,這以後怎麼過它的狐生啊。

它有點後悔自己見義勇為的行為了,隻遺憾早不知什麼是人心險惡。

無論它再如何譴責,對遠比自己高大的男人是冇有一點作用的。於他而言,就是一隻普通狐狸在掙紮的嚎叫。

不知道那人在想什麼,無雙堅信它還是能聽懂一些人話的。雖然從前未見過人,但姑姑講過,“青丘族有個與生俱來的本領就是聽人說話”。可這人自始至終都冇開口說話,根本就不給它驗證的機會。

……

隻恨自己現在冇有靈力!

無雙就這樣被男子一路無阻地帶出了青丘,掙紮了半天無雙早就精疲力儘了,舒坦的姿勢都不給個,自己就是那待死的獵物。

等它靈力恢複了,定要跟這人好好算這筆賬。

按理說,青丘是有設結界的,他到底是怎麼進來的,還很輕鬆地把自己偷走了。可冇想多久,無雙有點不爭氣,或許太累了,它就睡著了。

“屬下辦事不利,望殿下恕罪。"

身後一群黑衣人見著男子從一結界穿出,便齊刷刷跪下,他們都配有劍

想來,他們進不去。

隻能一直在外候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