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七玫小說
  2. 蘇塵一
  3. 《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傾心編著》 第7章
蘇塵 作品

《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傾心編著》 第7章

    

主人公是蘇塵一,蘇塵聞,修為,書名叫《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傾心編著》,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開局自曝假太監,女帝樂瘋了傾心編著》第7章免費試讀金鑾殿上。

帝姬高座於龍椅之上,眼神淡漠的看著下方爭吵不斷的群臣。

蘇塵現在帝姬旁邊,看著鬧鬨哄的人群不由吐槽了一句。

傻逼!

人帝姬都已經和葉建聯手了,還有你們這些人說話的份嗎?

這想法剛落下,便見葉建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

對著帝姬躬身道。

“陛下,微臣讚同王將軍的話!”

王將軍,即是剛纔和曹深等人爭吵的兵部侍郎。

葉建這話一出,鬨鬧的朝堂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有疑惑,有震驚。

曹深和崔江海二人更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自兩年前謠言四起,葉建便很少在朝中發言。

以至於很多人都忘了他。

但是曹深和崔江海卻從未輕視過葉建,並且對葉建多次拉攏。

奈何葉建油鹽不進,根本就冇有搭理他們二人。

再加上葉建身為當朝宰輔,葉家又是四世三公的名門貴族,兩人也不敢太過得罪他。

就任由葉建做了椅牆派。

可是今天葉建竟然幫著皇帝說話,這讓曹深和崔江海意外不已。

莫非兩人之間已經有了他們不知道的聯絡?

葉建不屑的看了兩人一眼。

心想真是一群傻逼,皇上是不是女兒身的訊息根本就冇有確定。

兩人卻跳得這麼歡,最後一定免不了被清算的結局。

帝姬高座龍椅,微微一笑,“哦?

不知宰輔有何高見?”

演起來了,演起來了!

蘇塵眼睛一亮,心想這二位要是活在他那個時代,說不得能夠拿到奧斯卡小金人。

葉建不疾不徐的回道。

“陛下,微臣以為,災情可交由地方官員治理,而羌古侵邊之事卻馬虎不得。”

“這時候就該發兵羌古,好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大炎國的王者之師!”

曹深和崔江海聞言暗暗咂舌,這葉建是公然支援皇帝了!

就連其餘各部尚書,包括上柱國大將軍雷淵也都是一臉疑惑的看向葉建。

不明白這傢夥怎麼突然選擇站隊皇帝。

帝姬微笑點頭,轉而看向群臣,“眾愛卿對宰輔所言可有異議?”

朝堂之中一大半的官員都將目光看向了曹深和崔江海。

曹深和崔江海對視一眼,沉默不語。

在冇有搞清楚葉建為何倒向皇帝之前,他們也不敢公然叫板。

帝姬見冇有人說話,臉上的笑容越發濃鬱,朗聲道。

“既然眾愛卿都無異議,那就依宰輔所言吧。”

說罷,帝姬緩緩的站起身子,麵向群臣,緩緩開口。

“朕還有一個訊息要告訴眾愛卿。”

“過去朕忙於政事,疏於後宮,然國之儲君乃是立國之本,今日朕將召幸皇後。”

“希望天佑我大炎,讓我大炎早日立儲!”

“好了,退朝!”

帝姬這番話無異於在朝堂之上放了一顆炸彈,把所有人都給震懵逼了。

曹深和崔江海兩人麵麵相覷,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汗水。

要知道,先前他們之所以敢放肆,那是因為所有人都猜測當今皇帝是一個女子。

可現在他當衆宣佈要與皇後同房,一國之君豈有虛言,說同房是必定要同房的!

同時,他們也想明白了葉建為什麼突然倒向皇帝。

兩人朝葉建看去,隻見葉建正一臉嘲諷的看著他倆,活像在看兩個傻逼一樣。

不止是他們兩人,朝堂中所有人皆是目光一凝,有的憂心仲仲,有的安然自若。

蘇塵看著群臣的反應,心中暗自讚歎。

帝姬雖然是個女子,但這手段不可謂不高明啊。

隻要今晚與皇後同房,所有的謠言都不攻自破。

再加上有宰輔葉建的支援,到時候朝堂之上還有人敢像如今這般挑事嗎?

厲害!

帝姬說完這番話之後便離開了金鑾殿。

根本就冇有理會身後群臣。

蘇塵見狀也急忙跟了上去。

回未央宮的路上,帝姬側頭看向蘇塵。

“蘇塵,你先回去吧,二更之時我會讓人來接你。”

蘇塵眉頭一挑,心中自然明白帝姬說的是什麼事情。

冇想到這才穿越過來就有這種好事兒。

蘇塵心裡那可是一萬個……願意。

但麵上卻表現得誠惶誠恐。

“皇上,這……不太合適吧?”

帝姬轉頭盯著蘇塵,“怎麼?

你想抗旨?”

蘇塵連連擺手。

抗旨?

怎麼可能抗旨!

彆說是睡皇後,你就是讓我睡遍後宮我也絕無怨言!

這可不是我想睡你的女人啊,主要還是為了幫你隱瞞身份。

像我這麼忠心耿耿的人你上哪找去?

蘇塵躬身回道。

“奴才領命。”

帝姬淡淡的嗯了你一聲,揮了揮手示意蘇塵先回去。

蘇塵轉頭,臉色瞬間變得欣喜若狂。

哪怕是得到了《劫天功》,也冇有這般興奮。

不過還是得先修煉,等大爺我神功大成。

彆說是後宮佳麗了,就是帝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蘇塵yy著往司禮監(太監的住所)走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他一進門便直接盤膝坐在床上,在腦海中翻閱著係統獎勵的《劫天功》。

研究了一會兒,他便按照上麵的指示修行。

一呼一吸之間,蘇塵隻覺得自己的內力在快速提升。

心中暗自感歎。

不愧是九品功法,照這個速度下去,自己恐怕就要成為皇宮裡麵有數的高手了。

到時候我到要看看誰還能拿捏我。

就在蘇塵盤坐修行的時候。

司禮監角落的房間中,一個滿頭白髮,身著蟒袍的太監盤坐在榻上。

遠遠看去,這個人就像是一塊枯木一般,毫無生機。

突然,老太監豁的睜開了眼睛,眼中充滿了疑惑。

“司禮監怎麼會有純陽之氣?”

接著,他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伸出蘭花指點了點自己的嘴角,輕笑道。

“有趣。”

說完,便又沉寂了下去。

蘇塵沉溺在修煉之中,渾然忘記了時間。

等他睜開眼的時候,天色已經暗沉下來。

蘇塵伸了個懶腰,站起身對著空氣揮舞了兩拳,微笑著說道。

“不錯,僅僅幾個時辰便已經成為三品武師了。”

他又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心想帝姬差不多該召自己過去了。

就在這時,外麵響起了李公公的聲音。

“蘇公公,皇上宣你進宮。”

蘇塵嘴角一勾,徑直走出了司禮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