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眠日 作品

還有點用處

    

-

夏笙發了好幾條資訊給夏瀾,都冇迴應。

近看,和夏瀾的聊天框裡,都是夏笙一直在發資訊。

眼珠子沉悶掉落,夏笙用手揉了揉眼眶,眼睛更加紅。

沉默、無助。

隻能在內心發泄自己的不滿。

「好討厭……」

雪白的皮膚和灰色床單碰撞,形成鮮明的對比。偏僻角落的房間裡因為常年曬不到陽光,散發著淡淡的陰冷味道。

和自己原本住的房間天差地彆。

夏笙生氣,但無能為力。

中午餓的時候照舊下樓吃飯,看著坐在餐椅上優雅吃飯的林麥,夏笙愣了幾秒。

「這是誰啊?」

林麥轉頭偏向夏笙這邊,看到夏笙後左手撐著下巴眼含笑意道:“喲,小朋友下來了?”

夏笙今年19,正在上大二,長得還嫩,在26的林麥眼裡確實算小朋友。

漂亮的碧綠色瞳孔倒映著夏笙的模樣,嘴唇飽滿,右眼眼尾鑲了顆淚痣,眼珠發黑,睫毛直濃,線條柔順。

發旋上還翹起一撮毛。

怪可愛的。

林麥覺得傅珩歸的品味一如既往,但這小孩顏值還真是深得他意。

“你是誰?”夏笙疑惑看著林麥,波浪卷的金髮披在身後,差點讓他以為這是個女人。

“我是……傅珩歸的男朋友。”林麥緩緩說道,一字一句讓夏笙聽清楚。

昨晚的收到的要求林麥可是記著了,隻是心底想著苦了這小孩了,被一個變態看上。

夏笙:!!

「不是說傅珩歸要我當然是男朋友嗎?怎麼這個男人也是傅珩歸男朋友」

「難道傅珩歸腳踏兩隻船,兩個都想要好你個渣男,真無語。」

“珩歸原本和我分手了,但現在迴心轉意又和我在一起了。你呢?小朋友,你怎麼也在珩歸家裡。”

“我……額我,我是被他邀請做客的。”夏笙胡說八道隨便說了句。

「難道傅珩歸是想利用我讓這個男人吃醋好讓他們兩個和和美美,我做炮灰」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啊!可惡,你們這對狗男男討厭死了!」

夏笙生氣地坐在椅子上吃飯,在他看來,即使再生氣也要吃飽飯。

恰巧在這時,傅珩歸回來了。

“珩歸回來了呀,快過來吃飯。”林麥故意上前接過傅珩歸脫下的西裝掛在一邊,笑嘻嘻地挽過他的手腕坐在自己旁邊。

傅珩歸自然注意到了夏笙,隻是挑了挑眉,冇說什麼。

“珩歸,聽這小朋友說他是你邀請來做客的”

傅珩歸吃著林麥夾的菜回答:“他是我給你拿來消遣的,可以當保姆用用。”

吃著飯的夏笙聽後把筷子“砰”地放在桌上,心裡的火是蹭蹭上漲。

「傅珩歸這個傻x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不帶這麼欺負人吧?他前任這麼多我的待遇最差的嗎?」

「還保姆,感情我就是個免費給你們乾活的保姆唄,這個傅珩歸確實有點毛病在身上,大少爺脾氣真是給他慣的!」

所以呢?

夏笙勉強露出一絲微笑,假裝平複心情:“抱歉,剛剛不小心把筷子摔在桌上了。”

傅珩歸聽完夏笙心裡話後冷笑一聲,看著他鼓起的臉真想掐一把。這小鬼頭,裝模作樣還挺會,表麵一套背後一套。

林麥也看出來夏笙氣呼呼的樣子,若是再讓他聽到夏笙是怎麼罵傅珩歸的,他估計會不顧形象大笑。

“珩歸這就有點過分了吧?人家小朋友這麼可愛,你讓他當保姆”

“有什麼不行,看著乖,誰知道心裡麵怎麼想。”傅珩歸繼續吃飯,冇看夏笙。

林麥也冇再說什麼,畢竟他隻是配合傅珩歸演戲的。

——

夏笙很少和傅珩歸見麵,也不太瞭解,大多數有關他的花邊新聞也是從室友那聽來的。

他回到房間後拿出手機網上查了下傅珩歸的資料,傅家準繼承人,二十八歲,目前在瑞爵集團擔任CEO。

「事業還挺好,不過就他那個臭脾氣手裡的員工都害怕他吧?」

想起自己家的公司,再和傅家的公司對比,夏笙撇了撇嘴,好吧,他有點承認傅家公司比較厲害。

畢竟在首都S市能稱得上太子爺的,就隻有傅珩歸了。

殊不知,傅珩歸也在查著夏笙的資料。

「金助理:傅總,你要的資料我已經發到您的郵箱裡,可以找時間看。」

「傅總:嗯。」

傅珩歸下午去了公司處理檔案,手裡就出現了金助理的資訊。

金助理前天剛去外省出差,冇想到要他收集的資料這麼快就到了。

「夏笙:男,十九歲,夏家次子,在A大讀書,金融專業,成績倒一,經常和同學吵架,不被家裡人待見。」

十九歲的作精,性格還挺蠻橫,表麵溫順,內裡暴躁,還真挺討人嫌啊。

傅珩歸揉了揉自己發痛的腦袋,近日處理的檔案有些多,Ω遊戲帶出來的負麵效果還一直影響著他。

似乎隻要夏笙不在身邊,聽不到夏笙罵他的心聲,傅珩歸的精神就不能得到一絲緩解。

接連兩次的碰觸,傅珩歸漸漸瞭解到夏笙的吐槽心聲的確對他緩解精神疼痛有很大的效果。

“那就對不起了,小鬼頭。”讓你受受虐長長記性,算是你在心裡罵我的補償吧。

想到這個概論,傅珩歸笑出聲。

回想起夏笙鼓起的臉頰,傅珩歸手指動了動,有種想捏的感覺。

——

夏笙在傅珩歸家裡接連住了好幾天,除了傅珩歸老是惹他生氣讓夏笙忍不住心裡罵他以外,林麥這個男人對他還蠻好的,給他買了好多好玩的,滿足了夏笙對家人的幻想。

「有種想讓林麥當自己哥哥的感覺。」

夏笙看著自己房間桌上快要堆滿的玩具和手辦,心裡感歎道。

“叩叩,夏笙小朋友,帶你去遊樂園玩怎麼樣?”

林麥的聲音隔著門傳了進來,夏笙屁顛屁顛跑下床開了門,一臉興奮地說道“好啊!”

“就我們兩個是嗎?”

“嗬,你想得倒美。”傅珩歸出現插話,上前推了一把還未換下睡衣的夏笙,把他推進後利落關門。

“衣服都冇換就眼巴巴地出來,真是蠢到家了。”

傅珩歸單手撐著腰靠在牆邊,看著出現在夏笙門前的林麥,輕笑一聲,隻是眼底的冷意加深:“我不是說了把他當保姆使用嗎?怎麼,喜歡上他了?”

林麥麵不改色:“看這小孩兒被你欺負挺可憐的,怎麼,我不能幫了?”

林麥現在搞不懂傅珩歸心底到底在想些什麼了,平日裡儘是會欺負夏笙。

不知道為什麼,林麥感覺傅珩歸一看到夏笙生氣,傅珩歸精神就會變得爽快起來。

他還以為傅珩歸這下終於遇上一個喜歡的,結果他的操作很迷,讓人摸不著頭腦。

“我的事你少管。”傅珩歸撥動了下自己的狼尾,淡紫色的瞳孔閃著輕佻散漫。

一米九的身高比林麥還高上幾厘米,壓迫感十足。

夏笙被傅珩歸推了一把後摔了一下,憤憤不平心裡怒罵傅珩歸不是人。

他在浴室把睡衣換下,露出雪白的皮膚,瘦弱的身體難得在臀部有點肉。

換上平時的衣服後夏笙開心下樓,卻被告知自己的遊樂園計劃泡湯了。

夏笙一臉失望,平時笑起來看得到的唇珠此刻也抿得很緊,他還以為可以迎來自己第一次去遊樂園的機會。

“今天和我去公司,下次我帶你去遊樂園。”傅珩歸故作好意說道。

他是鐵了心今天不讓夏笙出去玩,也給了林麥一些教訓。

「嗚嗚,我纔不想和你一起去公司,我看到你就討厭。」

夏笙的心聲又被傅珩歸聽見,他眉頭皺了皺,心裡冷笑,你不願意去我偏要你去。

傅珩歸專門吃軟不吃硬,可惜夏笙不知道。

“你不出聲看樣子是同意了,跟我走吧。”傅珩歸強硬拉著夏笙手腕走了出去。

再次開出他的邁巴赫Exelero,傅珩歸示意夏笙坐在副座,夏笙這纔不情不願上了車。

“成績這麼差還天天想著出去玩,還這麼討人嫌,你是看不出來嗎?”傅珩歸開著車挖苦諷刺夏笙。

夏笙緊攥著安全帶一言不發,垂下頭去擋住了他的臉色。

他咬著唇,眼眶的淚水快要止不住流下來。

「傅珩歸,我真是討厭死你煩死你恨死你,真是想把你一腳踹上天,一屁股坐死你——了!」

「你這張嘴真是割了餵豬最好,不對,豬都不要你這張這麼臭的嘴!!」

夏笙心裡恨傅珩歸恨得牙癢癢,隻是嘴巴卻冇有張開過一次。

「怕什麼,反正他又聽不見我在罵他,說不定他聽見了也會被我罵爽改邪歸正呢,哼!」

傅珩歸聽了都要笑出聲,好傢夥,這小鬼頭還真是有仇必報啊!

自己不過是隨便嘲諷了幾句,小鬼地心思就藏不住了?

到了公司後,傅珩歸坐在沙發上吩咐夏笙去泡咖啡,夏笙一臉不願地拿起杯子去泡咖啡。

夏笙給傅珩歸泡好了苦的要死的咖啡後,重重放在桌上後氣惱道:“傅總,這是您的咖啡,請慢用。”

音調陰陽怪氣,氣息說不出的悶。

傅珩歸又想笑了,他拿起泡好的咖啡,淺嘗一口,差點冇吐出來。

「哼哼,這個咖啡可是我用了好多料調出來的,味道真是絕了,想必傅珩歸一定會很喜歡吧。」

傅珩歸上揚嘴角,出聲道:“咖啡調的不錯,這杯就送給你喝吧,男朋友,冇喝完我可是會生氣的。”

“啊,啊?不用了吧,傅總,您覺得好喝就全部喝了,我很開心的。”

「嗬嗬。」

“你是我男朋友,給你喝我的咖啡有什麼見外的。”傅珩歸抬頭直視夏笙,強硬冷漠的命令讓他無意識服從。

夏笙嚥下委屈,看著傅珩歸遞到他嘴邊的咖啡,兩手淺淺抱著杯身,小口小口喝了下去。

刺鼻難受的液體貼著夏笙的舌頭,進入窄小的喉嚨,夏笙喝著那股伴著咖啡香氣的隔夜茶葉味道,難受地後退了一步。

被傅珩歸阻止,他笑道:“男朋友,才喝了那麼一點點呢,還冇有嘗完咖啡的美味。”

“喝掉。”他轉變了語氣,聲音漸冷,夏笙再次埋頭喝了小口咖啡。

「喝不下去了……好難喝,嗚嗚,這個討厭鬼怎麼還冇讓我停啊不想喝了嗚嗚。」

看著夏笙難受的模樣,傅珩歸冇有心軟,他就是要給夏笙點教訓,才能長記性。

夏笙喝完這杯咖啡已經過去半小時,他難受地坐在沙發上,慢慢揉著自己的肚子。

而傅珩歸已經坐在椅子上開始處理檔案。

如他所料,夏笙來了辦公室後心聲罵了他後精神確實更加穩定,工作效率都高了不少。

看來這小作精還是有點用處。

-